《我眼中的末代皇帝》

作者:唐石霞 口述 惠伊深 著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上市日期:2016年12月

内容简介:

这部口述历史详述了唐石霞和珍、瑾二妃的他塔拉氏家族的兴衰历史,介绍了清宫内鲜为人知的生活细节,特别揭示了日本军政上层在操办建立伪满洲国之际,迫使溥杰与她离婚并续娶日本贵族后裔嵯峨浩的阴谋,是为了将来在没有子嗣的溥仪下台后,伪满洲国的下任皇帝有日本血统,从而全面掌控中国。

在线阅读

全本定价:¥39.80

作者简介

惠伊深
1939年生,北京人。中国语言文学资深导师,作家。1961年毕业于河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2007年受聘为天津师范大学客座教授。主要著作有历史长篇小说《禁城夕阳》,语言文学丛书《字海拾趣》等。
作者记写的这部口述史,口述者是他的姨母唐石霞女士。

精彩推荐

亲历者实录!有图!有真相!
溥仪看上了我,为何瑾太妃却让我嫁了溥杰?
北京饭店的舞会上,我因何机缘初识了张学良?
溥杰为何要帮我逃离土肥原贤二的追杀?
日本军界阻止溥杰投奔张学良的内幕是什么?
?……独家爆料,首度揭秘>>>>

《我眼中的末代皇帝》

作者:唐石霞 口述 惠伊深 著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上市日期:2016年12月

北京饭店的舞会上,有我有张学良


大约在我们皇室成员被逐出紫禁城两年时,溥杰选定了大军阀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决意认识和结交这位初露锋芒的军界知名少帅。我记得,溥杰曾找到当年赫赫有名的陈贯一,向这位类似眼下的猎头公司巨匠的陈某人,说出了他的急切想法,而且支付了一笔不菲的酬劳费用。陈贯一在当年是口才绝佳的一流说客,他既认识军界政要,也与富商大贾有深交,还通识清室皇亲国戚,堪称有拉帮觅友绝技的社交奇才。他不负重托,没过多久果然给我们带来了喜讯:张少帅也希望认识皇室的溥杰先生,他邀请溥杰夫妇二位星期六晚上,在北京饭店的舞会上会面。在舞会上会友当年并不多见,是正在兴起的西方交际方式。我当时应属于清室皇家名媛,而且对新鲜事物接受极快,对西式交际得心应手,就算跳交际舞也已舞艺不凡,溥杰也不算太落后,他刚好对跳舞正跃跃欲试,所以我们俩都十分高兴,当即请陈贯一带回了乐于赴会的回复。


北京饭店舞会是当时京城最高级的西式舞场。从菲律宾聘请的南洋乐师奏的是西洋名曲;舞者一半是洋人,一半是达官显贵;水磨石舞厅一侧有两排咖啡座和一排定座包厢,供舞者休憩和倾谈。


那天傍晚,舞场的侍应把我们带到张学良预定的包厢时,我们一眼认出了恭候在那儿的张少帅,他本人比报纸照片上的形象更英武洒脱,只是谦恭有礼中流露出些许武将的生硬表情。张学良起身相迎,从他坐处走到我们身边只十几步路,前后包厢的客人呼啦一下都站起身,有人向他施礼,有人鼓掌招呼,众星捧月似的。


我和溥杰顿时精神为之一振。张少帅像他乡遇故知一样开朗热情,完全没有宫廷那种繁杂的礼节和多余的客套。第一次见面,他与溥杰便一见如故,很谈得来。当然,交际舞厅里不可能两个男人共舞,大部分时间是他请我跳舞,同时有由他安排的女舞伴,半陪半教,同溥杰跳舞。这造成了我和张少帅的谈笑聊天,比他与溥杰更多。散场时,张学良盛情邀约,希望下星期六的舞会再请我们莅临,溥杰爽快地响应之后,同时立刻做出了礼尚往来的邀约,他提出第二天在我们家设晚宴,恳请少帅光临,张学良也当即表示了欣然同意。


第二天的家宴可以说更贴心畅快,溥杰安排厨师做了标准的北京菜式,还专门派人外购了吊炉烤鸭。我们吃得自然,说得随意,绝无拘束。张学良还详细翻看了我制作的关于他的剪报簿子,虽然他一再指斥自己这张照片照得不好,那张又是他人偷拍而没做准备,但始终表现出异常的欣喜,不断向我们表示感谢。


此后,我们双方的见面越来越多,情谊与日俱增,在长约三四年的时间里,我们成了密不可分的好朋友。甚至有一段时间,我和张学良的接触交往很多,和他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和溥杰更长。一直维持到溥杰政治取向改变,与张学良南辕北辙,最后溥杰赴日留学去攻读军事为止。后来,蒋公将少帅调去镇守西安,接着发生了西安事变,自那以后,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扣押,我和张学良当然完全没有任何联系的可能了。


前些年,那是我认识张学良四十多年以后的事了,我看过他在美国的某些回忆谈话。他说曾与我有密切的关系是属实的,但是,想不到他竟然用粗言秽语骂我“混蛋”,这显露了这位昔日将军的粗鲁本性,欠缺文雅了。其实,他回避了骂我的真正原因,却说因为我的诗和画都由别人改过,言外之意是我画画写诗都是造假骗人,所以他“想娶我”也作罢了。我不愿反驳和指责他,大家把他的谈话和我的口述历史做客观比对,就会知道曲直是非了。其实,男女相处,如果真发展到“娶”或“嫁”的程度,古往今来有门当户对一说,即使是新时代,也会有出身近似、文野相宜才能长相厮守,这应是正常社会的普遍规律吧。人世间,男的想“娶”,必须女方愿“嫁”才能成事啊。

365体育在线中文网站_翰博图书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