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者3:同行》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08月

内容简介:

五起毫无关联的杀人悬案,被害者的死亡方式却异常相似,都是被一种细小尖锐的利器直刺心脏,瞬间毙命,凶手的整个作案过程十分诡异。沈跃怀疑这是一起刻意策划的连环杀人案,开始在五名死者的关系网中寻找线索,然而一无所获。没多久,凶手再次作案,沈跃从特殊的案发地点获得灵感,洞悉了凶手作案的心理逻辑,并利用一招“引蛇出洞”,成功将其捉拿归案。 在审讯中,沈跃发现,凶手曾接受过催眠并因此留下遗害,患上妄想症。他自诩能预言前世,把自己的杀戮归结为替神惩恶,所以犯下一系列残忍罪行。也就是说,这起连环杀人案的背后元凶其实是那个曾催眠过凶手的人。而经调查发现,此人正是沈跃的心理学同行兼老冤家——云中桑! 云中桑被警方拘留。沈跃惜才 ,亲自去狱中劝说,却反而激发了云中桑更深的恨意。云中桑策划了一系列针对沈跃的报复行动——利用心理暗示引发群体性臆想事件;利用催眠术操控他人去攻击沈跃的心理研究所……嫉妒而疯狂的云中桑不断突破自己的职业底线,犯下累累罪行;而拥有大师气度的沈跃则见招拆招,最终用完美的催眠方案攻破了云中桑的心理防线,令其自认罪行。可当众人终于松口气的时候,警方却传来一个极坏消息——云中桑从看守所里逃跑了…… 在第三部里,沈跃和云中桑将在心理学层面展开激烈交锋,沈跃和康如心的感情在经过一次次极度危机的考验后亦愈加深厚。

在线阅读

全本定价:¥39.8

作者简介

向 林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学员。

大学时就读于重庆医科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成为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最早一批站在课堂上讲授实用心理学的大学老师。曾为重庆某县县长,后辞职经商,做过某国企老总,又转向专职写作,混迹新浪,遂成大神“司徒浪子”。

2009-2012年连续4年稳坐新浪读书榜畅销冠军,网络连载《蜕变》等作品共计1000余万字,每部小说点击量都在6000万以上。曾出版中文简繁体小说多部。 


《独白者3:同行》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08月

审讯室的隔壁,省公安厅厅长也亲自到了场,还有从北京请来的几位心理学方面的专家,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摄像头也开始正常工作。 云中桑坐在那张犯罪嫌疑人专用的椅子上,双手却并没有被铐上。这是沈跃特别提出的请求,他希望能够让云中桑保留最后一点尊严。当时沈跃对龙华闽说:“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心理学天才。” 沈跃在云中桑面前坐下。云中桑的头朝左上角仰视着,一侧的嘴角微微上翘,以此向沈跃表达着他的轻蔑。沈跃满脸歉意地看着他,说道:“其实,我也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这件事情。云博士,看来你对我们国家的国情和法律都不了解啊,不然的话你肯定不会犯下那样的错误。” 云中桑的仰视变成了直视,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跃耸了耸肩,道:“我们国家的法律是有不健全的地方。你只想到了自己的证据不可能被警方获得,但是却忘记了一点,那就是警方已经认定你就是犯罪嫌疑人,而且你自己也在有意和无意间认同了这一点,这样一来,警方就可以在你的问题上先上车后补票。所以,你现在进来了。” 隔壁监控室的省公安厅厅长皱眉对龙华闽说道:“这个沈博士,怎么这样说话呢?” 龙华闽却不以为然道:“对待非常之人就应该采用非常的方式,沈跃一句话就击溃了云中桑所表现出来的傲慢,这是沈跃事先就设计好的问话方式。更何况,沈跃又不是我们警方的人,他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厅长点头道:“倒也是。” 龙华闽笑着低声对厅长说道:“有些特别的时候,难道不是这样吗?” 厅长指了指他,道:“我们还是继续看沈博士的精彩表演吧。” 里面的云中桑在笑,接着说道:“先上车后补票也没有用,最终在法庭上还是需要用证据说话。” 沈跃淡淡地笑着说道:“那就不关我的事了,今天我只是代表警方来问你几个问题。云博士,现在我最关心的倒不是对你的问话有没有结果,而是在担心你母亲此时的心情。” 云中桑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怒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沈跃叹息了一声,说道:“云博士,其实我们俩的人生经历非常相似,父亲早逝,婚姻失败,在国外留学多年,而且从事的也都是心理学专业。此外,我和你一样,如今最牵挂的人就是我的母亲。云博士,你是一个孝子,这一点非常让人尊敬。你第一次被警方带走的事情你可以向你母亲解释说是警方搞错了,那么这一次呢?难道警方会在你的事情上反复搞错?你是你母亲的骄傲,如果她知道了你所做过的那些事情的话会怎么想?你还是那个值得让她骄傲的儿子吗?” 听完沈跃这番话,云中桑的神情反倒一下子变得淡定下来,他看了沈跃一眼,说道:“沈博士,你这样的方式对我没用。我母亲一直都相信我是一名出色的心理学家,而不是什么罪犯。警方没有任何证据,迟早都会放我回去的。事实可以说明一切。” 沈跃道:“哦?原来你一直是靠欺骗去获得你母亲对你的信任的?这样的孝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云中桑看着他,冷冷地问道:“难道你从来都没有欺骗过你的母亲?上次因为你的失误,你的母亲被人绑架,你在你母亲面前承认过那是你的失误吗?” 沈跃叹息着说道:“是啊,那一次确实是我欺骗了我的母亲,我也一直没敢在她面前承认那是我的过错。不过我虽然问心有愧,但总有一天会向她老人家说明情况的。到了那时候,我会非常坦然地告诉她一切。可是你呢?即使这次警方依然掌握不了你犯罪的证据,你能够真正做到在你母亲面前坦然吗?” 云中桑咧嘴笑了一下,说道:“所谓的犯罪,那只是一个法律概念。警方没有证据,你所谓的犯罪也就不会成立。我为什么不能坦然地面对我的母亲?” 沈跃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些事情确实是你做的,只不过警方没有证据罢了,是这样的吗?” 云中桑蔑视地看着他,道:“我那样说了吗?” 沈跃耸了耸肩,道:“你好像确实没有那样说过,也许是我理解错了。云博士,其实你也知道,从以前我们几次的谈话中我已经知道了所有问题的答案,因为你脸上的微表情给了我足够的答案。遗憾的是,微表情的认定不能成为一个人犯罪的证据,所以我觉得继续问你那方面的问题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不过我想趁现在这个机会和你聊聊其他方面的事情,也许过了今天之后这样的机会也就不会再有了。” 云中桑淡淡地说道:“是的,我说过,我的家不欢迎你再去。” 沈跃叹息着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在催眠技术方面要强过我许多,对此我是真的自叹不如啊。有时候我就想,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导师可以教出如此优秀的学生呢?有一天我就去问了我的导师威尔逊先生,威尔逊先生告诉我说,你应该是日本最优秀的心理学家朝冈太郎的学生,因为朝冈太郎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催眠大师之一。我顿时就明白了,一位良师,一个天才的学生,这才是造就出一名后起之秀的必备条件。不过……” 说到这里,沈跃停顿了一下,随即就听到云中桑问道:“不过什么?” 沈跃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不过威尔逊先生还对我说,朝冈太郎虽然学术水平极高,但他对自己学生的要求却是非常严格,和你一起同时成为他弟子的一个美国学生就因为几次违逆了导师的训导而被开除了,那个美国学生好像叫杰克,是吧?” 云中桑道:“严师出高徒,他这是咎由自取。” 沈跃笑道:“倒也是。比如你就和那个杰克完全不一样,你从来都不会拂逆导师的任何指令,所以才终于有了如今的成就。所以你一直都非常感激他,也十分怀念自己在日本学习的那段日子……” 就在刚才沈跃故意停顿下来的时候,他微微耸动了一下右侧肩膀。那是他给隔壁监控室发的信号。那一刻,早已录制好的次声波语音已经开始在这间审讯室里面播放,只不过无论是云中桑还是沈跃都听不见罢了。 那个信号是沈跃和龙华闽早就约定好的。沈跃在美国留学多年,有耸肩的习惯,刚才沈跃在停顿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和耸肩的动作配合得天衣无缝,而且那处停顿的地方也是事先设计好的,目的是为了分散云中桑的注意力。此时,当沈跃极其自然地将话题引导到云中桑在日本的学习和生活上面的时候,云中桑的眼神明显地变得朦胧起来。 不过沈跃依然不敢有丝毫松懈,当他注意到云中桑眼神的变化后还是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终于回到日本了,所有的担心都不会再有了,是吗?” 云中桑喃喃地说道:“是啊,我喜欢这里,我终于回来了……” “你为什么那么恨沈跃?” “他是中国警察的走狗,是他让我失去了我的理想。” “所以你必须要报复他?” “是的。他让我失去了一切,我也要让他名声扫地。他很优秀,可惜却沦为了警察的打手、走狗。” “于是你就制造了这起群体性癔症?你很厉害,每一个环节都设计得天衣无缝。” 紧闭着双眼的云中桑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道:“我是老师的好学生,我不会输给那个假美国佬的。” 沈跃的嘴里有些发苦,问道:“说说,你是如何设计的?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例,我们可以把它作为教材。” “我花费了近半个月的时间设计了其中的每一个环节,最终选择了那家游戏厅作为整个事件的激发点。因为游戏厅是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容易形成小范围的群体效应,而且一旦出现小范围的食物中毒,很快就会有人将消息发布到网上,星野男早已在网上布好的局就会因此引发出连锁性效应……” 沈跃不断询问着,云中桑内心的那把锁已经打开,防护层完全失去作用,他的回答清晰而明快。当沈跃问完了其中的每一个细节之后又问道:“你为什么最终放弃了攻击沈跃的心理研究所的计划?” “我没有放弃……”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忽然间就睁开了双眼,怔怔地看着沈跃,问道:“刚才你在说什么?” 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沈跃完全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不过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沈跃只得对他实话实说:“云博士,对不起,我按照你的方式催眠了你。”说着,他指了指隔壁,道:“省公安厅的厅长、刑警总队的队长,还有从北京来的几位心理学专家都在,你刚才的供述完全可以成为你犯罪的罪证。” 云中桑霍然站起,指着沈跃破口大骂:“你这个走狗!混账东西!阴险毒辣!” 几个警察一拥而入,沈跃朝他们摆了摆手,充满歉意地对云中桑说道:“对不起,你的破坏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 云中桑颓然坐回到椅子上,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即刻又站了起来,大笑道:“你这是在骗我,你不可能催眠得了我,我已经在我的潜意识里面设置了警报,只要出现你我的声音,甚至是我母亲的声音,若里面含有催眠性词语,都会触发那个警报。沈博士,我差点被你给骗了。哈哈!” 沈跃暗自惊心:我还是低估了他。不过沈跃依然保持着淡然的表情,就那样看着他,看着他生气的样子,还有接下来的得意忘形,然后在他正笑得肆无忌惮的时候才缓缓说道:“如果催眠你的是你导师的声音呢?” 说完后沈跃直接走出了审讯室,身后的笑声戛然而止。

365体育在线中文网站_翰博图书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