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白者4博士》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11月

内容简介:

云中桑催眠了看守警察,成功越狱。警方即刻查看城里所有摄像头,竟一无所获。这位随时会利用催眠术作恶的心理学家十分危险,沈跃必须尽快进入他的思维模式,分析出他的藏匿地。 想对一个人进行心理分析,先要对他有足够了解,因此沈跃从云中桑的家庭关系、成长环境、求学经历等多方面着手,逐步深入,终于觅得云中桑踪迹,可惜却在最后关头被他抢先逃脱。穷途末路的云中桑开始失控,丧心病狂地展开报复:催眠康如心的母亲害其精神病复发;催眠警长龙华闽的女儿挑战警方权威;勾结大毒枭吴先生,策划一系列恶性事件…… 彻底被云中桑激怒的沈跃忍无可忍,决定反客为主,主动出招。首先,他通过精准的心理分析找到吴先生的藏毒地点并将其捣毁,挫其锐气;接着,他利用心理暗示进一步离间吴先生和云中桑的关系,逼得云中桑出逃;之后,他利用微表情观察识破云中桑的伪装,成功找到其藏匿地。眼看就要手到擒来,可就在最后关头,云中桑竟再出“奇招”,令沈跃在惊愕之余再度扼腕! 另一方面,云中桑还给沈跃出了一道“终极考题”——他在吴先生的潜意识里设置了催眠密码,令沈跃无法将这位披着科学家、企业家外衣的大毒枭绳之以法。最后,沈跃挖空心思,终于在对吴先生进行心理分析的过程中破获密码,可吴先生却抢先一步,提前赶去日本,请云中桑的导师朝冈太郎给自己增设了一道新的密码…… 在第四部里,沈跃和云中桑的“攻心对决”达到巅峰,他对吴先生的心理分析更是令人叹为观止!此外,沈跃和康如心的恋情稳步发展,二人在工作和生活上的默契度都越来越高。

在线阅读

全本定价:¥39.8

作者简介

向 林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学员。

        大学时就读于重庆医科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后留校任教,成为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最早一批站在课堂上讲授实用心理学的大学老师。曾为重庆某县县长,后辞职经商,做过某国企老总,又转向专职写作,混迹新浪,遂成大神“司徒浪子”。

        2009-2012年连续4年稳坐新浪读书榜畅销冠军,网络连载《蜕变》等作品共计1000余万字,每部小说点击量都在6000万以上。曾出版中文简繁体小说多部。


《独白者4博士》

作者:向林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上市日期:2017年11月

墨菲定律总是会一次次起作用。有时候沈跃就想,墨菲定律的原理很可能是一种源自内心的能量,或者是人类预知能力的体现。

章某和顾明非的死亡彻底切断了指向吴先生的线索。即使是吴先生承认那天晚上进入到他住处的人是顾明非,那也不能证明他与顾明非的死亡之间有直接关系,更不能因此指证他就是毒品组织的核心人物。

当学生的晚上去看望自己曾经的老师,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当这个学生看完了老师之后不久就杀害了自己的父母,然后自杀,无论如何都不能因此就推断出是老师指使的吧。

“我再去拜访他一次。”沈跃说。

“他不会见你的。”龙华闽摇头道。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沈跃说。

于是他就真的去了,和曾英杰一起,还是在晚上,依然是那个时间。

摁了很久的门铃,沈跃终于看到吴先生从里面出来了。沈跃对他说:“我想和你谈谈。”

话刚说出口,沈跃就不禁在心里叹息:看来我实在不适合演戏,这时候本应该用“您”字的,但是却偏偏被我的潜意识改变了它的读音。

吴先生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回道:“对不起,我很忙。”

沈跃不愿就此放弃,道:“我可以等。”

吴先生已经转身在往回走:“我一直都很忙。”

沈跃大声道:“你是害怕和我近距离接触!”

吴先生的身体顿住了,转身冷冷地对他说道:“你以为你是谁?对不起,我不想见你。”

他说完后就再也不理会沈跃,直接进入小楼里。

遇到像这样的情况,沈跃也是毫无办法。很显然,吴先生已经将他视为巨大的危险,所以才采取了这样的态度。

龙华闽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个地下制毒工厂的尸体中有两个人曾经也是这个人的学生,再加上顾明非,这样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请他协助调查了。到时候你在提问时趁机将他催眠,说不定就可以一举突破。”

本来沈跃是非常反感随意对他人施行催眠术的,可是这个吴先生对社会的危害太大了,绝对不能让他继续逍遥法外,所以沈跃也就同意了龙华闽的这个建议。

吴先生被请到了省刑警总队,当然是以协助调查的名义。龙华闽的这招可谓极其巧妙,让吴先生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可是,当吴先生看到沈跃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指着他对龙华闽说道:“这个人我认识,他并不是你们的人,我不希望他在场,否则我不会回答你们任何问题。”

龙华闽解释道:“沈博士一直都在协助我们的工作……”

话未说完,吴先生就怒声打断了他的话:“既然我是来协助你们调查案件的,那我就有权利拒绝这个人向我提出任何问题。龙总队长,我好像还从来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吧,难道你们准备把我当成犯罪嫌疑人来审讯?”

沈跃笑了笑,说道:“好吧,我离开。”

当沈跃离开后,随即就由两名警察开始询问吴先生一些问题。他们所问的问题当然是关于那三个死者的情况。

吴先生倒也配合,不过谈到的仅仅是三个死者作为学生时候的一些简单情况。一名警察问道:“我们听说顾明非与你一直走得比较近,是这样吗?”

吴先生道:“他是我的学生,逢年过节的时候会来看我,平时有事的时候偶尔也会来。仅此而已。”

两名警察按照早已拟好的问话提纲一一提问,大约十多分钟之后,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两个警察和吴先生竟然都睡着了。

龙华闽和沈跃一直看着监控上的画面,发现两名警察和吴先生从清醒到沉睡的过程基本上都是同步的。龙华闽笑着对沈跃说道:“起作用了,幸好我们准备了两套方案。”

当时龙华闽提出催眠吴先生这个想法的时候,沈跃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即使是到了省刑警总队,吴先生依然不会同意和他面对面。在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吴先生是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下,即使是龙华闽也不能强迫吴先生回答沈跃的问题。于是沈跃就想到了上次催眠云中桑的方法。

沈跃采用的是传统的催眠方式,只不过通过技术手段将他的声音变成了次声波。

龙华闽和沈跃一起进入隔壁房间,龙华闽低声说道:“你可以开始了。”

沈跃朝他点了点头。猛然间,他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而且一瞬间就知道了这种不对劲在什么地方:刚才,两名警察和吴先生是隔桌而坐,可是现在,两名被催眠了的警察都是匍匐在桌上的,而吴先生却是端坐着,只不过头部软软下垂着。这说明两名警察在清醒的时候一直是处于毫无防范的状态,所以一经催眠,身体就极其自然地匍匐在桌上了。而吴先生却一直保持着警惕,是他背部肌肉的紧张使他保持着此时的坐姿。

这一刻,沈跃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云中桑临死前那最后一笑:你下辈子不一定赢得了我……

沈跃仔细看了看吴先生的脸部,即刻转身走出了房间。龙华闽觉得莫名其妙,快速跟出去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不问他问题?”

沈跃摇头道:“他在装睡。”

龙华闽惊讶地问道:“你确定?”

沈跃点头道:“我仔细看过他的脸,发现他紧闭着的眼帘微微颤动了一下,那是因为他感觉到我正在观察他,瞳孔收缩的同时转动了一下眼球。”

 龙华闽还是不大相信:“就连云中桑都曾被你催眠了,难道他比云中桑还厉害?不可能啊,他只是一个化学家而已。”

 沈跃道:“很显然,云中桑在他的意识中植入了防止被催眠的警报,或者是设置了催眠密码。现在我基本上可以肯定,这两种情况中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我们先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了,马上唤醒他们。先让吴先生回去吧,就当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既然吴先生刚才假装被催眠了,那么他也就只能继续假装下去,装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那天晚上,当云中桑向吴先生提出要催眠他的时候,吴先生犹豫了。云中桑说:“有一个叫沈跃的人,他的催眠术仅次于我。警方的卧底忽然失去联系,沈跃很快就会反应过来是我在帮你。如果不提前做一些防范措施,到时候你会非常危险的。”

但吴先生还是没有答应。刚才云中桑找出那个卧底的过程太过神奇,不,是令人恐惧!一个人在被催眠的情况下就如同将自己的灵魂完全裸露在他人面前,对外界的所有提问都毫无抗拒之力,催眠术的威力让吴先生不寒而栗。

云中桑似乎知道吴先生的顾虑是什么,就让吴先生叫了两个人过来,现场演示给他看。他同时催眠了这两个人,但是却只在其中一个人的意识中设置了催眠密码。当他第二次催眠他们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催眠术对已经设置了密码的那个人居然失效了。

云中桑对吴先生说:“我催眠你的时候你可以让你的手下在场,同时录音。如果你还是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同步将录音传给某个不在场的人,如果事后你发现我在其中做了不应该做的事情,我任凭你处置。”

见吴先生已经意动,云中桑又说道:“催眠术的应用远比你以为的多样化、神奇化,无论是我还是沈跃,都可以做到让一个人在不知不觉中被催眠,比如使用次声波、一幅画,等等。”

吴先生被他说动了,问道:“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云中桑回答道:“副作用是没有的,不过今后一段时间里你会觉得麻烦。因为每次在睡前你都必须得将那个密码说出来,不然你就永远睡不着。”

吴先生问道:“你准备给我设置一个什么样的密码?”

云中桑道:“一句话,一组数字,或者别的,什么都可以,能够用声音念出来的就行。不能太复杂,太复杂了容易忘记。如果这个密码只有你一个人知道,其他人想要破解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吴先生轻声说道:“Ice。”

 

虽然早有预料,吴先生还是被刚才发生的事情吓得背上冒出了冷汗。当时,当他注意到两个询问他的警察同时出现疲态的时候,就意识到沈跃已经出招了。虽然直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沈跃是采用何种方法将自己催眠的,甚至更不明白沈跃后来为什么忽然放弃了对他的询问,但是他已经非常清楚,沈跃绝对也是一个催眠高手。

“云中桑是对的,沈跃确实厉害。可惜了云中桑啊!他为什么非得要这时候去行动呢?难道他不知道那是警方的激将法?愚蠢啊,真是愚蠢。不过这样也好,他死了,我也阻断了所有通向我这里的线索。一个加工厂的失去不算什么,我还有另外的选址,只要我活着,只要我手上有人,今后再建一个,再建十个都不是问题。” 这一刻,吴先生从内心里面对云中桑充满感激。

回到那栋小楼,吴先生直接走进书房。现在他才发现,没有了江文莹的日子反而更加惬意。他喜欢这种没有任何声音的绝对静谧。他还发现,只有在如此安静的空间中,灵魂才可以获得真正的自由。是的,爱上一个女人也就多了一份责任,责任是一种会让人心累的东西。

最近几天吴先生一直对一件事情感到困惑:警方究竟是如何找到那家藏匿于深山之中的工厂的?他想不明白。然而现在,他忽然有些明白了:这件事情或许也与沈跃有关。沈跃这个人太可怕了,和云中桑一样,他们的手段太邪门,近乎鬼怪。难怪孔老夫子会说,要敬鬼神而远之。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什么鬼神的,但有的人却有着妖魔般的本领。像这样的人,今后一定要远离他们。也许,当初接纳云中桑真的就是一个错误……

后来,吴先生累了,他将手上的那本线装书放在胸前,轻声说了一句:Ice。


365体育在线中文网站_翰博图书公司